开学了。 学霸的磨刀霍霍和学渣的得过且过好像全与我无关,既没有名校的光环也没有野鸡大学的自由。空气还是一如既往潮湿,从内陆大山里出